杨八姐山寨
鸣暄农家院
乾隆与盘山之创名泉千尺雪
时间:2013-10-11 09:3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 
乾隆盛世,乾隆皇帝六下江南。他第一次下江南是乾隆十六年正月十三日至五月四日。驻跸苏州时,乾隆游览了寒山千尺雪。

  据《清代园林图录》称:“前翅雪在寒山,石壁峭立,明赵宦光凿山引泉,缘石壁而下,飞瀑如雪。旧有阁未署名,乾隆十六年赐名听雪。山半有屋曰云中庐,又有弹冠室、惊虹渡。乾隆六次南巡,驻苏时必游千尺雪”。

  乾隆六次下江南,观民问俗之暇,还游览了苏杭一带的其他风景名胜,文物古迹。他心情愉悦,多有诗赋吟咏。可是乾隆将这些风景名胜回顾比较了一下,“而独爱吴之寒山千尺雪”。他感到这里“境野以幽,泉鸣而冷”,乾隆被这一美景迷住了,感悟动情,赞叹不已,“为之流连,为之倚吟”。

  南巡回北京后,乾隆让人仿照寒山千尺雪的情况,在西山淑清院引山泉,挖池塘,设闸门,配以明朝造的假山,栽的乔木,特建了一处千尺雪。乾隆看过之后,与寒山千尺雪一比较,认为“峭蒨喷薄之形似之矣,而乏天然”,没有天风野趣,不太满意。当年秋季,乾隆驻跸承德避暑山庄,意外地发现一“飞流漱峡”,川流不息,觉得这里比西山更像寒山千尺雪,让人在其侧构建了屋室,完工之后,乾隆又感到“天然之趣足矣,而尚未得松石古意”,还是不太满意。

  乾隆十七年二月二十一日,乾隆巡幸盘山,游览静寄山庄西侧晾甲石附近的风光,见其下“汇万山之水而归于一壑”,“湍奏石面”,“籁响松巅”,酷似寒山千尺雪。特别是飞流直下,“挟石以奔,触石以停”,“虽千夫撞洪钟有不足比其壮者”,更是赞叹不已。变下令在泉上东侧,依岩面势,结庐三间。当年十月二十八日,乾隆重游盘山时,庐屋已经建成了。“开虚窗,俯流泉,觉松涛石籁,问答亲人”,别有一番情趣。乾隆皇帝“乃叹寒山千尺雪固在是间”。于是御书“千尺雪”三字,命人镌于屋子左侧的石壁上。三件庐屋从此被称为“千尺雪斋”了。乾隆皇帝还动笔将创建盘山千尺雪的过程写成《盘山千尺雪记》,以表露他对千尺雪的仰慕之情。

  这条沟壑地形确实奇特,它汇集了九华峰、紫盖峰、莲花峰、昆庐峰等诸峰和叫不上名字的众多山岭、沟谷之水,奔流而下。在晾甲石下堆积着许多巨石,“或寻或丈,或方或圆,不可以数计。”而这里沟宽不过二十米,落差特别大。在千尺雪石之下横有一道天然的石坎,“横垣若槛”,再下是深潭。山水下山,如雷霆万钧之势,跳珠喷玉,撞石跃槛,隆隆作响,构成了千尺雪的澎湃壮观景象。

  乾隆皇帝先后为千尺雪作诗十一首,透过这些诗赋,可以了解许多有关千尺雪的情况。千尺雪斋早已废弃,它是个什么样的建筑物呢?我们从《盘山千尺雪记》中“结庐三间”和几首《千尺雪》诗中有关“倚岩架白屋”、“白屋架池上”、“三间板阁虚窗静”中可以看出是三间依岩悬空、架在泉水之上的白色临时性建筑物。在千尺雪斋遗址壑底的岩石上,至今还完好的保留着开凿整齐的圆形石穴,当是建斋立柱脚之穴。这很符合乾隆皇帝建山庄“尚朴素”原则。

  千尺雪斋不仅是乾隆皇帝观流泉,听松涛,觉石籁的地方,而且也是他品茶之处。在《千尺雪》诗中有“境佳泉必佳,竹炉亦更陈。俯清浊干冽,忘味乃契神”之句。这种品茶并非一般的品一品,而是另有一番意境。明代画家唐寅画过一幅品茶图,乾隆欣赏后写了一首《题唐寅品茶图》:“千尺雪斋设竹罅,壁张伯虎品茶图,羡其稿致应输彼,笑此清闲何有吾。”由此可见乾隆让人把唐伯虎的品茶图悬挂在了千尺雪斋的墙壁上,斋内设置煮茶器皿,一边品茶,一边赏图,“煮茗观乐趣真”,“一再拈吟兴致嘉”。

  乾隆不仅创建了盘山千尺雪,而且绘制了四处千尺雪图。乾隆十八年《千尺雪》诗中有“分卷复合藏,在一三来宾”之句,此后乾隆加点的注释是:“寒山、田盘、热河、西苑皆有千尺雪,各绘为四卷,一合藏而分储其所,每坐一处,则三景皆在目中也。”《清代园林图录》叙述千尺雪时有这样一段记载:“乾隆间,御笔绘盘山,命董邦达写西苑,钱维城写山庄,张宗苍写寒山。”乾隆皇帝自己动笔绘盘山千尺雪,他对盘山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
版权所有 中国·天津盘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
景区咨询电话:29821235 景区投诉电话:29821719 景区救援电话:29821814
策划及技术服务:天津报业新媒体股份有限公司